4008-492278
并购咨询
前三季度中国出境并购交易跌至近十年新低 欧美
发布时间:2019-11-04    信息来源:未知    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前三季度中国出境并购交易跌至近十年新低 欧美监管升级 重心移至亚太

  【前三季度中国出境并购交易跌至近十年新低 欧美监管升级重心移至亚太】据路孚特(Refinitiv)10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中国出境并购交易跌至近十年新低,总金额达到311亿美元,同比下降49.6%。创2010年同期以来的历史新低。另一份同日发布的报告展示了类似的情形,安永于10月15日发布“中国走出去”第九期报告《国际贸易新格局下,中企如何应对“出海” 新挑战?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中企海外并购规模创七年同期最低,总额为200.4亿美元,同比降六成;宣布的并购交易数量为257宗,同比减少近四成。(21世纪经济报道)

  据路孚特(Refinitiv)10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,前三季度中国出境并购交易跌至近十年新低,总金额达到311亿美元,同比下降49.6%。创2010年同期以来的历史新低。

  另一份同日发布的报告展示了类似的情形,安永于10月15日发布“中国走出去”第九期报告《国际贸易新格局下,中企如何应对“出海” 新挑战?》显示,2019年上半年中企海外并购规模创七年同期最低,总额为200.4亿美元,同比降六成;宣布的并购交易数量为257宗,同比减少近四成。

  具体来看,据安永报告显示,今年上半年,中企海外并购的目的地重心从欧美转移到了亚太地区,亚洲并购金额居六大洲之首,占总额近四成,同比增长22%,大洋洲同比增长38%,澳大利亚为中企海外并购第一大目的地国;与此同时,屡见监管收紧的欧美地区下滑严重,上半年对欧洲并购同比下跌87%,金额录得历史最大降幅,北美洲下跌72%。

  再看行业分布,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值的新兴产业、高端服务业和消费品业成为中企海外并购聚焦领域。

 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,海外多个市场纷纷收紧对外商投资的审查。据安永统计,仅在2017和2018年,海外就有28个国家(如美国、德国、英国、澳大利亚等)共出台了49项涉及外商投资限制类的监管措施。其中近四成的新措施是基于外商在投资国基础设施、核心技术、国防或敏感企业资产等投资影响国家安全为考量,报告称显示出全球保护主义、逆全球化趋势正在蔓延。

  不少交易因此“流产”。“2018年,交易宣布后失效或撤回的中企海外并购金额达370亿美元,数量达38宗,均创历史新高,而2014年的数量仅为18宗。其中,美国是中企海外并购宣布后失效或撤回数量最多的国家,高达21宗,主要集中在TMT和金融服务业。”安永交易咨询华中地区主管陈瑄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。

  美国政府在2018年推出了大幅收紧外商投资审查制度的法案,在8月份,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《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》(FIRRMA),到10月份,并进一步提出管控“关键技术” 投资的试行措施,确立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(CFIUS)的关键技术试点计划。到今年9月末,美国财政部发布了FIRRMA的拟议实施条例,公众意见征询期将于10月17日截止,据相关分析,最终规则预计于2020年2月起生效。

  “不断收紧的境外投资监管环境让中企海外并购面临更多挑战,但同时也促进中企保持审慎,提高内部投资决策及风险识别和管控能力。”陈瑄说。

  除了美国外,过去一段时间以来,中企对欧洲并购规模出现显著下跌,背后的一大原因是欧洲多国及欧盟层面收紧监管。2019年3月,欧盟理事会正式批准《欧盟统一外资安全审查框架协议》;另据罗兰贝格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在欧盟中共有6个国家自2018年以来更新或颁布了新的外来投资审查制度,其中,在外来投资审查机制上立场最为明确的德法意英 4 国的现行外资审查条例相对较为严格。

  2018年,全球贸易量增长3%,全球贸易增速较2017年回落1.6%。贸易和投资高度相关,既相互促进也具有一定的指引关系。

  那么,该如何在新的格局下进行海外投资?基于中国的结构,安永报告提供了一些分析和思路。

  从进口角度看,2018年中国前五大进口品类包括电器/电子产品及机械设备、娱乐天地下载矿产品、化学工业品、运输设备、仪器仪表,占到了总额的75%,其中原油和集成电路的贸易逆差。

  吕晨建议,从供应链保障角度出发,中企一方面应积极寻求海外优质矿产品、原油和集成电路的投资;另外应加大相关领域的研发投入。

  “第一,关注中国台湾、娱乐天地韩国和日本在电器/电子产品及机械设备,化学工业品和领域的相关投资机会,加强产业合作;第二,关注澳大利亚、俄罗斯和巴西的优质矿产品资源投资机会,进一步保障战略性资源的供给;第三,关注美国、德国和日本的优势汽车及运输行业投资机会,力争在产业链上有更深更广布局。”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税务主管吕晨建议。

  从出口的角度看,2018年前五大出口品类为电器/电子产品及机械设备、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、贱金属及其制品、家具/玩具等杂项制品、化学工业品,占总额的74.4%。而这五类出口品的第一大目的地均为美国。

  “企业需要更加关注地缘政治风险,对美国市场需求较依赖的中企一方面可适时审视调整供应链布局,以享受贸易协定和优惠税率安排下的较优惠税率,确保产品的国际竞争力,另一方面企业也要积极开拓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市场,降低对单一市场的依赖度。”吕晨说。

  郑重声明: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9000亿“无处可投”!股神巴菲特公司又刷屏 股东怒怼:大牛市不作为!

  一牛到底,太稀缺,34只超长线白马年年业绩涨不停,最大牛股已暴涨250倍

  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演进,互联网迎来更加强劲的发展动能和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分享到:
您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不仅存在较多的安全漏洞,也无法完美支持最新的web技术和标准,请更新高版本浏览器!!